首页 >> 学习资源 >> 家长学校 >> 正文

省心的孩子一出事儿就是大事儿

来源: 时间:2015-12-1 10:50:00 点击: 今日评论:
      事事称心,时时如意,大概是人类最不切实际的梦想之一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其实想想,我们是非常被动、很不自由的。我们的生活被太多不可预知的人和事干扰。你不找问题,问题也会来找你。但是,如果换一个角度,我们又可以是主动、自由的,只要你接纳这个世界不是由着你的心意运转的事实,只要你有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的自信态度和处事能力,那就不怕问题,不躲问题,随时准备好处理问题。

家长总是希望孩子没问题,怕孩子出问题,大体就是两类原因,一类是感觉自己太麻烦,事情本来就多,还要去解决孩子的问题,如果自己又恰恰怕老师怕学校,不会处理矛盾冲突,那更是一百个不情愿,表现出来就是烦躁、愤怒,怪孩子不争气、惹事、老捅娄子,出问题,或者怪学校、怪别人事多,无事生非;另一类是认为孩子出了问题就没救了,定性了,坏孩子了,未来全毁了,表现出来就是焦虑、担忧,没问题时怕问题,为了预防或避免问题费尽心力;一旦出了问题则悲观绝望,自尊与自信受损,给孩子贴标签,或者迁怒于环境和他人。

 

·
三种容易出问题的“好孩子”类型

 

前面讲过,成长的过程就是试错的过程,错误与问题背后是孩子成长的契机。面对一个少年老成、从不犯错的孩子,我反而会心生怀疑,因为我见过太多小时候很“优秀”、没问题的好孩子后来发生更大的问题。综合分一下,有三种情况:

1.过度自我压抑型

 

我举一个小学生的案例,一个高中生的案例,来看看这种类型的孩子的成长缺陷。

 

第一个案例是三年级上的女孩,8岁。她有一个学业非常优秀的姐姐,比她大五岁。父亲工作较忙,母亲曾经是老师,生下她后就当了全职妈妈。这个孩子从小是受妈妈喜爱的,她妈妈说,在家里从来没有说过她,反而是和姐姐经常争吵,因为姐姐到了中学以后开始叛逆,学习不踏实。她从小就非常乖巧懂事,从来不曾犯过任何错误,父母稍微皱下眉头,她就马上不闹了,特别听话。一上小学,老师也特别喜欢她,任命她为大队委,她自己的学习也非常好,很用功;纪律也好,课外活动也好,几乎没有不好的地方。

由于工作原因,我给这个学校的学生干部做过“领导力与沟通”的心理活动,当时她上二年级,我注意到她的自我约束力特别强。我讲话时她坐得笔直,认真聆听,轮到她讲话时,先举手,然后站直了,抑扬顿挫地讲。说到有的同学不遵守纪律,在楼道里喧哗大闹,做眼保健操时不认真做,瞎胡闹,她认真地说:“这样的行为是可耻的。”我听了,心里一惊,可耻这个词用的太重了。活动结束后我就告诉她的班主任,要注意一下这个孩子,担心她会出问题。她的班主任非常不以为然。过了半年多,她的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说:“曲老师,真让您说中了。XX出事了。前几天她在操场上玩而,一个平时比较调皮、老跟她较劲的男生跟她吵了起来,她推了那个男生一下,就那么巧,男生摔倒了,头磕在石头上,流血了。她当时跑到办公室来找我,手脚冰凉,额头上全是冷汗,脸都吓白了,跟我说,我对不起您,对不起我爸妈,我做了一件特别不能原谅的事,说完就昏倒了。这个孩子的身体一直不好,因为淋巴系统的问题,一直在吃中药,已经吃了好几个月了。”

长期、过度的自我压抑,会令孩子变得忧惧、抑郁,时刻处于应激状态,非但不能形成放松的态度和良好的自我接纳,反而会总是紧张的、自我监督与否定的。外在的乖巧懂事并不是真的行为自律,而是因为害怕而不得不自我控制。时间长了,从身体上到心理上,都会变得紧张、脆弱,任何一个事件都会导致崩溃。

 

第二个案例是一个16岁的高一男生。据他妈妈说,他从小特别乖,很听话,自己甚至曾经担心是不是太像女孩子了。初中阶段也很好,根本没有什么青春期叛逆。爸爸工作忙,不常回家,她觉得孩子很能体谅父母,没有抱怨,也不瞎折腾。可是,一到高一,突然一下就变了。不跟妈妈说话,旷课,离家出走住朋友家,并扬言要休学,与朋友一起开酒吧。

妈妈说服他来找我一起做心理咨询。与他单独谈时,他说其实他一直并不喜欢和认同父母,但是以前小,不知道怎么表达,就听他们的。初中时候虽然表面不叛逆,但心里是非常纠结的。在思考很多问题,也曾尝试与父母讨论这些问题,但是都没有成功。他知道父母都很辛苦,也不容易,所以他尽量做让他们放心、高兴的事。可是心里,他又有自己的想法与追求。渐渐地,他与朋友们交流得越来越多,而且自信他与朋友们的友谊以及他和朋友们的事业(合开酒吧)是真诚的、深思熟虑的,一定能成功的。

这两个案例基本代表了过度自我压抑型的孩子的情况:

●在没有能力去表达和实现自我时,会令自己变得紧张、脆弱,由于外显言行听话懂事,家长会忽略孩子内在思想意识的变化,孩子也没有养成与家长交流互动的习惯和能力。一旦孩子长大到自以为有能力去实现自己的想法了,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,变得任性、随意、超自信,听不进老师家长的任何话了。

●有的孩子长大后,甚至成年以后,终身都会对命令、指责类的话超敏感。在一些夫妻关系案例中,经常看到这种早年压抑过度、长大后自我放纵、随意妄为的情况。

大多数人会两种情况伴随终身。有时候,即便已是成年人,扔挣不开早年自戴的枷锁,常常自我抑制,有时候又忍不住走向另一个极端。可悲的是,他们常常抓不准时机,常由情绪驱动,不必压抑时压抑,不该放纵时放纵,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。

2.两面派型

 

小学老师一般都有这个经验,从三四年级开始,班里明显地就会出现几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孩子。孩子毕竟是孩子,他们的演技不是那么纯熟,不仅老师能看出来,同学也能看出来。家长相比老师要稍显迟钝一些,可能是没有别的孩子作比较,常常觉得自己的孩子挺好的,却不了解孩子在外面的表现情况。例如,前面关于孩子偷东西的一节,发到微信公众号上,阅读量只有几百,而关于孩子智力、拖延等的文章,发到同样的账号上,阅读量都上万。家长可能不觉得有必要看这篇,因为“我家孩子不会偷东西”。可是,据我女儿的班主任老师讲,她执教二十多年来,带的每一个班里都有孩子偷东西的事情发生,大多数情况下家长都不知情,除非老师告家长。

学龄前的孩子也会有类似两面派的表现,例如在家里很横,在幼儿园很乖;或在父母,面前一个样,在陌生人面前一个样。这些表现是孩子自然发生的,不是两面派。两面派行为是上学后,孩子有意识地、主动地在不同场合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故意表现出来的言行,有很大的虚假、伪装成分。

两面派的孩子的成长是扭曲的。因为他们往往是既得利益获得者,受到了正向强化,将来很难改掉。如果随着阅历和知识的增加,他们的价值观形成也受到了各种负面的影响,这种孩子很可能变成伪君子,自私的乡愿,甚至发展出分裂的人格。也有的孩子,一直处于纠结之中。讨好别人的行为不情愿,表现真我时又要拿捏好分寸,不能太原形毕露,照样要有防人之心,活得非常不舒展。

前一段时间毕福剑私宴唱歌被偷拍的视频流出,同情毕的人大有人在,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人活得非常苟且,不得不人前一套人后一套。几千年来,中国传统文化虽然宣扬诚信、忠义等品格,但明朝以降的民间风气,还是以“说得冠冕堂皇,做的完全是另一套”为主。也许,这样的人格是被环境塑造的,因而也最能适应环境。但是,为了孩子的健康心理和健康人格,还是要提醒家长,警惕孩子的两面派表现。

3.丧失“自我”型

 

过度自我压抑型虽然极力压抑,但孩子还是有个自我的,虽然这个自我可能长得不成熟,甚至偏颇。在丧失“自我”型中,太多的“好孩子”,人生被父母编剧和导演了,彻底丧失了自我。

这是一个19岁来访者亲口告诉我的。她的小学、初中和高中是北京市西城区最顶级的牛校。高二的时候她因抑郁症休学了一年。现在马上要高考,她又想休学。她说:“这个人生有什么意思呢?就是考个好大学,找个好工作,结婚,生孩子,然后让我的孩子重复我做过的一切吗?如果人生都是这样预设好了的,我只须去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了,那么,我可不可以不演?”她叙述自己抑郁症前的状态是,“看出同学的幼稚和老师的呆板,也看出家长的很多缺点。也想跟他们对着干,反过来一想,他们也都是可怜人。不追随他们,也不叛逆、顶撞他们,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干的。于是就越来越觉得活着没意思。”

还有一个28岁的男性来访者,父亲是知名企业家,网上一搜好几页新闻的那种。在他初中的时候,有一阵子很叛逆,妈妈管不了,爸爸正是事业最吃紧的时候,都管不了他。爸爸不愧是管理人才,知道如何用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,于是请来当时著名的老师,班上多少人考上清华的那位,给孩子做一对一的辅导。孩子说,当时确实解决了心里的困惑,非常认同老师的理念,充满正能量地考上了高中。到考大学前,他再一次有些怀疑,因为不想考爸爸希望他学的专业。这次爸爸请了位成功学大师给他做一对一辅导。这次辅导也很成功,他说他看清了自己的使命和家族的前景,心甘情愿地报考了父亲指定的专业。大学里谈的恋爱被父母否定后他曾再次消沉,对专业不喜欢也令他成绩很差,多次补考,差点无法毕业。

这次,又是那位成功学大师帮助了他。他决定出国读研究生,爸爸非常支持。在国外读硕士的两年是他最开心的两年。他不想回家,于是又考了博士。在答辩前的一周,他突然感到极度的恐惧,虽然老师说他的论文和其他准备都没问题,答辩一定会通过,但他仍然惊恐焦虑。一夜未眠后,他连换洗衣物都没拿,直接去机场买票回国了。在国内被精神病专科医院诊断为抑郁焦虑急性发作。在心理治疗时,他的父亲说:“可是你一直表现不错啊,那几次挫折也在老师的辅导下顺利度过了。你几个月前回国参加奶奶的生日聚会时,还意气风发,很阳光的样子,多少叔叔阿姨让他们的孩子向你学习啊。”他回答说:“我那是在演戏啊,我知道你们期待我这样表现,好吧,我就演得阳光、积极,是你们的好儿子,是家族的未来。可是我心里真的发虚,我知道自己的底细,我不相信自己是家族的未来。可是,我是什么?我能干什么?我同样不知道、不相信。”

 

·
允许孩子犯错,让问题成为孩子成长的契机

自我概念的清晰成形是从11-12岁开始的,自尊与自我价值的建立也随之而来。一个一直听父母的话,听父母安排而没有自我探索、自我尝试的人,在成年后不可能完成复杂的社会功能,不可能独立于社会。一个从小特别乖没问题的孩子,只是出问题的时候没到而已,要么青春期,要么大学里有了自由的时候,要么在婚恋的亲密关系中。最可怕的是,等自己生了孩子,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,问题暴露了出来。只是,那时的代价越来越大,而且会殃及他人,毁了孩子。

给家长的建议:
1
如果孩子该幼稚的时候不幼稚,该调皮的时候不调皮,该犯错的时候不犯错,请家长们一定要警惕起来,观察一下孩子是否过度压抑,并不开心;
2
检讨自己是否特别害怕孩子犯错误?是否因为自己怕麻烦或者爱面子,所以不允许孩子犯错误?

 

3

检讨自己是否对“孩子的错误”看的过于严重,因此在孩子没犯错误时过于焦虑,烦了错误后又过于恐慌?

4

家长要提升自己的认知和应对问题的能力,要透过问题看发生了什么,帮助孩子扩展认知,学会办法,增加智慧,磨练人际关系,让问题成为一次次成长的节点,发现并利用问题背后成长的契机。

 
新闻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列表...
评论表单加载中...
 
最新新闻
热点新闻

还可以这样关注我们

白金会娱乐学校微信订阅号 白金会娱乐学校微信服务号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号:白金会娱乐学校

微信订阅号: zgjzedu

微信服务号:zgjiuzhou

 

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